專訪原阿富汗美軍:20年戰爭「打了個寂寞」但他們卻還有件心事

. 2021/09/01 檢舉 我要評論

带您领略全球裝修視野,品味世界生活奇趣 我是台北英俊俠,關註我帶妳發現那世間百態,奇聞異事。

20年的阿富汗戰爭,耗費了美國超過兩萬億美元,超過80萬美軍曾在阿富汗服役,其中至少2300人死亡,2萬人受傷。近期我聯繫到一位曾派駐阿富汗的美軍, 在提出採訪要求之前我頭腦中浮現了種種可能性,比如他可能會拒絕我的採訪,他也可能會對拜登撤軍的決定表示支持。結果,他的回答令人意外。

以下是這次採訪的文字摘錄:

小王:你對這次撤軍有何看法?你認為拜登總統真的有可以選擇的餘地嗎?

何塞:我可以說,和我們一樣去到阿富汗的人們都不太瞭解政府究竟有什麼潛在壓力。也許在考量所有真實的政治因素,地緣政治的後果。 事實是,對于撤軍時間表,我感到似乎失去了政治力量對于局面的控制。這一切發生地莫名其妙,令人困惑,令人沮喪。

小王:拜登總統宣稱你們在阿富汗並不是為了美國的國家建設。那麼你們在這裡是為了什麼呢?

何塞: 我認為事實上最終沒有人真正關心此事。事態不斷發展,我們之所以稱之為建設國家,是因為不知道是否有其他方式來稱呼它。事後看來,很多人得出的結論是我們應該在 2001 年執行特種作戰任務後離開。這一切雖然懷抱美好的初衷,卻缺乏清晰的計畫。而且,儘管有很多好心人協助,實際上我們什麼目標都沒有達成。

小王:你在那邊時,心中所想是什麼?你當時的目標是什麼呢?

何塞:我在那邊的時候,我的目標完全是「重建」。其實所有人已經都感覺到了這次任務的一部分迷失了。我看到了很多問題。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在那裡。事實上,我們這些人被派往阿富汗,從我遇到的最低級別的海軍陸戰隊員到最高級別是國家部門的官員。 我們所有人的共識是:我們在阿富汗,但我們不知道為什麼在這裡,但我們盡可能地去做貢獻。

小王:你認為撤軍失敗完全是拜登總統一個人的責任嗎?

何塞:我認為,不論是特朗普、奧巴馬還是布希所做之事,都一樣最終會走向集體失敗。我們當中的很多人都認為拜登總統正在計畫的時間表是不合理的。還有其他一些事情我們也做失敗了,比如我們未能將資源投入幫助群眾撤離的計畫,我們未能給國務院提供資源以使得他們能撤離更多人。我們未能充分部署軍隊。阿富汗戰爭伊始,我們根本沒有明確的使命和目標。作為一個社會,我們未能真正關注這場戰爭,反而對社交媒體上的一切更感興趣。社交媒體上流傳的名人醜聞如同戰爭一樣激烈。

一個社會集體失去方向是可恥的。我真誠希望吸取教訓。美國,作為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之一,肩負著巨大的責任。我們不應該對自己國家的影響力不負責。因此,我們正從錯誤中汲取經驗。我也真誠地希望其他國家也能夠學習到我們的經驗教訓。

逃離阿富汗有多難最近,何塞一直在和其他曾經駐守阿富汗的美軍,還有美國情報部門、國務院的人策劃非官方的撤離行動,幫助更多的阿富汗人。因為拜登政府的撤離行動完全就是一場災難。

何塞參與的民間撤離行動,是美國多個部門的前任和現任人員自發組織的,他們還聯繫到了英國的夥伴提供運輸飛機。他們在短短的幾個小時內,就收到了800多份需要幫助的阿富汗人申請。但是從上周發生自盡性爆炸開始,喀布爾機場就基本對外關閉了,他們的撤離行動也不得不暫停。

在何塞幫助撤離的兩名阿富汗人,一位因為美國領事官員在他的簽證申請上打錯了字,寫錯出生日期而被拒簽。還有一位因為家裡小孩去年剛出生,沒有辦法辦理護照而被拒簽。

其實自從拜登宣佈從阿富汗撤軍之後,有大批美國的退伍軍人、參與過阿富汗戰爭的國會議員、民間機構都加入到了幫助阿富汗人撤離的行動中。

又出力又出錢一支由美軍退伍軍人和志願者組成的團隊,組成了一個名為「數位敦克爾克」的組織,説明千里之外的阿富汗人完成資訊驗證,從而可以説明阿富汗的翻譯完成撤退。

喬·裡德(Jon Reed)是一位退伍海軍陸戰隊,身處加州灣區的他正通過電腦螢幕,對著喀布爾的地圖,海量篩選著從各個管道發來的求救消息,包括FB,Ins,領英,Whatsapp甚至是跨洋短信。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