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馬拉雅山脈「人骨湖」成因最新解析,縈繞謎團仍未散去

. 2021/07/08 檢舉 我要評論

散佈在喜馬拉雅山脈盧普康湖岸邊的大量人骨   因為美國科學家近日發表的一項研究成果,來自喜馬拉雅山脈「人骨湖」的傳說走進公眾視野。通過對這些留在海拔5000多米的骸骨進行DNA分析,科學家發現,樣本代表了3種不同的遺傳學類群,分別具有南亞人、地中海人和東亞人等不同血統。這就駁斥了過去的猜想——所有這些骸骨都是因為某一次的災難性事件而產生的。

  作為世界最高山,喜馬拉雅山脈一直承載著人類對自然的崇拜、敬畏和好奇,例如電影《2012》就把逃離末日的起點設定於此。隨著科學研究的不斷深入,那些有關喜馬拉雅山脈的謎團正一點一點被揭開……

   基因分析給出「人骨湖」成因?

「人骨湖」本名叫「盧普康」,位於喜馬拉雅山脈西南側,因二戰期間被發現時的恐怖畫面而更名:成百上千根人類大腿骨、肋條、手指節飄蕩在湖水中,還有許多碎骨躺在湖畔的石灘上。這一發現旋即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幾十年來,眾多歷史學家、科學家和考古學家紛紛試圖解答這幾百人是什麼身份?為什麼會集中死在這?

  這次,美國哈佛醫學院大衛·雷奇、尼什·萊及其同事,對38具骸骨做了DNA分析和放射碳測年。測年結果顯示,這些骸骨來自西元800年—1800年,男女比例基本對半分,其中14名個體可追溯至西元1800年左右。時間相隔約1000年,說明這些骸骨是因多次事件而堆積在此,並不是在同一時間內集體死亡的。這就推翻了之前戰爭說和瘟疫說。

  DNA鑒定結果顯示,其中的23名個體具有南亞人血統,可追溯至西元800年左右,且有證據表明這些人不是一次性到此的;另有14名個體具有東地中海人血統,1名個體具有東亞人血統,他們都可以追溯至西元1800年左右。年代不同、名族成分多樣,看起來比較符合商貿地區或跨國商路的特徵,會不會是古代商人?但以「人骨湖」所處的惡劣的地理環境,並不存在什麼商貿價值,山高路險苦寒地,也不在絲綢之路上。這樣一來,商人說也站不住腳。

  目前比較靠譜的是宗教說。「人骨湖」不遠處就是全印度第二高峰楠達德維峰,著名的岡仁波齊就在楠達德維再往北一點。楠達德維也是當地宗教文化中的「聖山」,「人骨湖」正好地處朝拜「聖山」的路線上。很有可能,那些信徒在朝拜過程中不幸遇難,最終彙集到了地勢低窪地帶的湖區。研究團隊認為,宗教說至少可以解釋部分屍體的來源,但有待更多證據來證明。

  另外,分析人骨中的穩定同位素顯示,他們生前極少吃海產品,這不符合常理。說明這些有地中海血統的人並不是來自地中海,只是帶有地中海地區的基因,即祖先來自地中海。

   「地下空間」蘊藏汪洋大海?

  話說1995年,一支來自加拿大、愛爾蘭、法國、中國等國研究人員組成的國際科學小組,在喜馬拉雅山地區佈置了4條超寬頻帶大地電磁深探測剖面,對青藏高原的地殼結構進行了研究。他們的結論是,在青藏高原阿尼瑪卿山下,存在一個巨大的地下空間,其面積可達10—15萬平方公里。

  4條剖面沿東西方向分佈在雅魯藏布江,代表了青藏高原南部由西向東的整個態勢:最西的一條電阻率高,導電性差;東面的三條電阻率低,導電性好。西向東綿延1000多公里,越往東測得的電阻率越低。結果顯示,青藏高原100公里深度范圍內岩石圈的縱向電導高達0.3—2萬西門子,是典型穩定大陸地殼的10—100倍。這意味著該區域地下有一種高導電性的物質,而且越往東規模越大。

  通常固體岩石的導電性差。高導體物質一般為金屬、石墨、水等。研究人員一開始認為是因為地下金屬成分增多了。但地下很難具有如此大范圍、大厚度的金屬礦藏和石墨層,從地震波速度和密度探測結果中沒有看到相應的異常結構。此外,地下有一些溶解了很多鹽分的類似水的液態物質,以及高溫造成的熔融物質,也可能造成岩石的高導異常。

  聯繫到青藏高原隆升機制多種不同的假說,研究人員大膽推測,印度板塊[插·入]歐亞板塊的時候,並非俯衝於青藏地殼底部或上地幔軟流層內,而是[插·入]到了青藏下地殼中。就像撐起的帳篷,俯衝地殼之下的剛性地幔很可能與俯衝地殼發生折離,構成了廣闊的地下空間。在深層的地殼下,水(含鹽流體)一般以形態特殊的水分子存在于岩層中,這一地下空間內可能存在沿青藏高原東側地殼弧形構造分佈的地下海洋,因而表現出高導電性。

  但在中國地震局地殼應力研究所研究員陳小斌看來,100公里深度范圍內電導為0.3—2萬西門子屬於低阻高導異常,但遠未達到類似於地下湖或者地下海洋這樣整體性的液態存在;在中國華北地區也能找到類似的測量結果。「100公里2萬西門子,就是在某些地方地層存在異常高的導電層,但仍在固體(部分熔融)這個范疇內。」陳小斌說,用地震波橫波速度比電導率參數更容易識別固態或液態。如果地下完全是液體,那麼這個區域地震波橫波就不會存在,但青藏高原整個岩石圈內都可以觀測到地震波橫波速度,所以青藏高原深部高導異常區的主體是固態,其中可能存在部分熔融。「所謂地下海洋應該是不存在的,那最多是一種誇張的修辭說法,用以說明青藏高原的岩石圈內可能蘊藏著大量的水。」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